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三房庄 >

微山抗战名村——房庄村的搬迁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三房庄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微山抗战名村——房庄村的搬家

  房庄村长久的汗青和革命名誉史

  欢城镇位于微山县中部微山湖东岸,曹枣公路横穿工具,济微公路纵贯南北。该镇人文汗青长久,战国七贤之一的孟尝君封其“扶车弹铗、焚券市义”的门客冯欢于此地为食邑,遂得“欢城”之名。

  坐落于镇西北标的目的的房庄村距镇核心约十华里,郭河绕村东南标的目的流入大运河。全村现有617户,生齿1783人,耕地1680亩。碑、谱载,原名常刘村。明朝中期,常、刘氏迁出,地产卖给房氏,明末,房氏连同周、於、曹氏同建村于庙东高地,更名 “房庄”。

  在革命和平年代,该村被誉为“抗战榜样村”。“十八烈十八军”,是村民们引认为荣、津津乐道的话题,即在和平年代里全村里共有18位革命烈士,18户革命军属之家。因而,房庄此次搬家备受关心。

  郝子香(1900~1974)原名郝增藩,房庄村人。1919年至1923年,在山东省立第一甲种农业学校进修, 结业后回沛县当教员。 1938年5月 插手中国,是全镇第一个党员。初任欢城区委委员兼本村支部书记, 后任区委书记。1939年被选为沛滕边二区区长。在沛滕边区县委的带领下,辗转于微山湖畔,同日、伪军展开了艰辛卓绝的斗争,并在斗争中不竭成长强大。1941年至1950年在金融系统工作。1951年任川南行署合作指点处副处长。1952年8月任西南合作局出产处副处长。 1954年2月,任四川省人民查察院一般督导处处长。1958年因病离休,假寓河北保定。1959年任保定市政协常委。

  郝铁民(1921~1990) 原名郝允庆,欢城镇房庄村人。1935年考入沛县中学。1937年9月到徐州加入抗日学生军团。1938年任沛滕边区青救会主任,是年插手中国。历任区委书记、县宣传部长、县公安局长、县委副书记。1948年任保定市公安局预审科长。 1950年任保定市政研室主任。1954年5月任共青团保定市委副书记。1955年5月任保定市委常委、副市长。1958年3月任保定市委副书记、市长。1960年被错定为“阶层异己分子”,得到带领职务,1979年5月平反后恢复职务。1984年去职休养。

  郝增荫 (1897~1972) 字新航,欢城镇房庄村人。1922年结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结业后回家乡任教。1924年起头行医,1938年以行医为名做地下联络工作。1948年为临城县参议员。1949年被选为临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席。1956年被选为滕县政协副主席兼卫生局长。 “”期间去职回家行医,1971年恢复工作。1972年12月8日病故。

  欢城镇不只是一个交通重镇、汗青名镇仍是一个资本大镇、经济强镇,镇域内有大中型煤矿9座,原煤年产量1000余万吨。近年来,附属于枣矿集团的蒋庄煤矿煤炭资本趋于干涸,该矿为破解难题,设法设法全力推进压煤村庄搬家攻坚使命。房庄村地下煤炭资本丰硕,煤层厚度近9米,可采储量459.4万吨。房庄村搬家后,将极大缓解蒋庄矿出产接续严重的场合排场,为该矿的可持续成长奠基坚实的根本。自2014年11月省当局核准搬家以来,蒋庄煤矿在集团公司的鼎力支撑下,本着积极稳妥、协调共赢的准绳,深度座谈协商,积极推进搬家,在旧村址入户测量、新村址选址等方面做了大量行之有效的工作。新村址位置在经房庄村村民代表及村两委成员表决同意后确定在界碑口村南,占地面积为182.76亩,现已委托济宁市建筑设想学院,对新村址进行结构设想,目前已完成结果图的设想。鄙人一步工作中,蒋庄煤矿暗示将在集团公司的鼎力支撑下全力筹措好资金,全面做好迁建保障,积极共同处所当局,尽早把功德办妥,实现地企协调共赢、群众丰衣足食,将房庄村搬家打形成山东省标杆样板工程。

  房庄村村两委大院

  村头有一座庙,后来当成了房庄小学的学校。故乡难离啊!终究在这片地盘上糊口了一大辈子了,这位老太太得知要搬场了,这几天就常来村头转转,坐坐,东瞅西望,心猿意马,仿佛不断在寻找着什么……

  由于距镇较远,村里也开设了一些便民店肆:卫生室、饭馆、代销铺、剃头店、补缀铺等等,一般没什么大事的话,不要出庄就能够办利落了。

  村里的老书记陈伟民大爷,曾在1970年至1982年期间当了12年的书记,现年78岁,仍然关怀着村里的工作。对村里的名誉史如数家珍。就搬家的事,他说:“以前跟着党干革命,此刻仍是听党的线岁的赵利景白叟悲伤地说,昔时家里的一位亲人就跟从部队“打泗洲”去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看到白叟家土墙上贴糊的一些七十年代的“白莲”、“宏图”、“大前门”等牌的香烟纸盒,一会儿把人带到了那长远的岁月……

  这是革命者郝子香本家的房子,也是村里现存最古的一座房子,房仆人郝敬转说,至今已有七代人在这所房子里住过,有近300年的汗青了。以前共有南北两大院,后来大都在文革期间被拆除了。祖辈曾是本地的文、武秀才。因搬家,昔时武秀才用过的共重180斤的两个掷石(练武的举重石头)也卖掉了。

  村里也有一些七十年代建的房子,土墙砖木混建,现今大都无人栖身,瓦落墙颓,已成危房。虽然如斯,房仆人仍然恋恋不舍,临行前还想多看它两眼。

  这位赵大哥年轻时家里穷,本人昔时成婚时辛辛苦苦盖了三间正房,婚后连拉院墙的钱都没有了。此刻前提好,方才起了一套新宅院。搬家和谈签完后,望着这两所新旧房子心里不免有些辛酸,非要给他的房子留个影不成,而且还要多拍几张,拍全些。

  传闻要搬家了,村里一会儿来了不少收破烂的、买旧门窗家具的、收旧家电的、买树的还有买老物件的等等,人来车往,呼喊声不竭,再加上村里大喇叭的宣传,整个村子有一种沸腾的感受。

  赵大爷正为这些耕具而犯愁,未来搬往新楼上住了,满院着的叉扒扫帚扬场掀等器具往哪放呢?

  86岁的冯大娘这两天不断都在忙碌着。女儿们也都来帮手了。一搬场还真搬出了不少古董:火油灯、火油炉子、带铁罩子的暖水瓶、七十年代用的茶壶等等。看看这,又看看那,一样都不舍得扔掉,破家值万贯啊!样样仿佛都成了家里的“传家宝”。

  家里的每一物件都有一段难忘的旧事,无不牵动着人的一份浓浓的温情。74岁的郝允柱白叟年轻时以赶牲口为生,马、牛、骡子、驴都驶唤过,家里的笼头、索套、鞍座子样样都有,且视为“良知”。白叟健谈,提起村里的旧事滚滚不停,很有一种骄傲感。

  这两位老年人正在不寒而栗地取下自家的一幅中堂。大娘说,搬了家如要买幅新的还得要花几十块钱,直不舍得。

  这位大娘身体欠好,步履未便,对于一些陈旧不胜的物件,白叟家低声地说:“不要了,都烧了吧!”

  房庄村是以农业为主的村庄,农闲时青丁壮大都外出打工,村里留守一些老年人和妇女儿童。这姓曹的白叟本年88岁了,日常平凡喜好在村子里溜溜转转,不时和几个老年人一路打个纸牌乐呵乐呵,这一搬,糊口全打乱了。此刻令他为难的是:去敬老院呢,仍是去临时租赁的房子那儿住呢?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finewashiart.com/sfz/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