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官村 >

三官殿码头与沅水大桥

归档日期:05-26       文本归类:三官村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有一本引见常德清末明初时的外文书,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美国大夫罗感恩(O·T·Logan)到常德开办广济病院(现常德市第一人民病院)时,由他女儿写的一部回忆录。书的封面印有一张昔时的常德船埠照片,笔者考据后,认定它是其时很是出名的三官殿船埠。

  清末民初,常德大河街的东、西两端各有一座赫赫有名、富贵又热闹的沅水船埠。这两座船埠,事实谁算沅水船埠的老迈,谁算老二呢?谁也说不清晰。所以到了民国18年(1929)绘制的《常德街道图》上,仍将这两个船埠都标示为“大船埠”。为了区别它俩,人们将位于大河街东端三官殿的船埠叫做三官殿船埠,位于大河街西端下南门的船埠叫做下南门船埠。

  关于三官殿,清嘉庆《常德府志》和清同治《武陵县志》都有记录:“三官殿东城外,河街。”嘉庆《常德府志》还作了细致注脚。三官殿顾名思义侍奉着三个身份地位显赫的官神,一位叫天官,一位叫地官,另一位叫水官。远在上古期间,中国已有祭天、祭地和祭水的礼节。《仪礼·觐礼》篇曰;“祭天燔柴,祭山丘陵升,祭川沉,祭地瘗。”不外上古时祭祀天、地、水仅仅是皇帝的权力,而老苍生只能祭祖。到了东汉时,张陵创立五斗米道,他以祭祀天、地、水三官作为道教徒祷告治病的方式。“其一上之天着山上;其一埋之地;其一沉之水。谓之三官手书。”由此看来,三官殿里供奉的三位官神,道教徒们认为有天官赐福,地官免罪,水官解厄的“神功”。

  据领会,全国各地在古代建筑的三官殿多多。那么常德昔时的三官殿建在哪里呢?笔者拜候了数名80岁以上的常德白叟,他们众口一词指认常德沅水一大桥(现名武陵大桥)北引桥下的露天健身舞场是民国初年曾见到的三官殿旧址。他们说,由于抗日和平以前,三官殿的背后还没有防洪的河堤,每当洪患到来时,三官殿都要遭到沅水水患的侵袭,三官殿怎样也承受不了如许的频发洪水,终究有那么一天,它被洪流完全冲毀了。

  三官殿船埠西侧有座高高的石柜,人称“积石壩”,古代称为下石柜,又称沙窝石柜。早在明嘉靖《常德府志》上就有了它的记录:“后唐时(公元923年),副将沈如常砌二石柜。上在府城西南百步,下在府东南一里。皆絫趾于江滨。上叠以石,捍御水势,保障城垣。至今赖焉。岁久,冲塌渐多。时茸而修之,则无覆隍之虞。”

  到了清代,积石壩年久崩坏,“乾隆五十七年,常德知府李大霳,武陵知县杨鹏翱督本邑绅士、商民捐资加修,计长二十七丈,高四丈五尺有奇。较前加长三丈,增高一丈五尺既成,涤勒石以垂永世。”它就是罗感恩女儿回忆录封面照片中三官殿船埠的布景,那时的积石壩高挺拔立,还有二、三支长长的木楼梯架在积石壩上。

  积石壩迄今耸立在沅水岸边,它与沅水一大桥相依相伴,它的壩体仍然是清朝乾隆年间用粉红色的砂岩石条,整划一齐垒筑而成的“铜墙铁壁”。旅客们不妨走到水岸边,细心从下往上看看那积石壩傲然矗立的风度,必然会不由自主脱口喊出:“威武!雄伟!”

  据记录: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常德开埠为“寄货港”后。英国太古洋行的“湘潭”轮起首开航常德。“抵岸时,观者如堵。嗣后,美、法、德、俄、荷、丹等国商人接踵而至。”三官殿船埠登时热闹不凡。光绪三十三年,英国太古洋行汽船公司在三官殿船埠东侧兴建了本人的船埠、趸船、仓库、货棚等公用设备。取名为“太古船埠”。

  到了民国初年,英国安利英洋行又在三官殿船埠东面兴建了一座桐油炼油厂。还建筑了储存桐油的大油罐和炼油池。

  在罗感恩女儿回忆录封面的这张照片上,清晰地展示了昔时三官殿船埠边泊满了一艘挨一艘破布木风帆。船拐拐、排鼓佬、箩脚子(船埠工人)们全都留着长长的清代人独辫子,他们鱼贯地上下船埠。特别是那些挑着大木桶卖河水的脚板客,他们艰难地爬坡情景,令人印象出格深刻。

  端详罗感恩女儿回忆录封面上的那张船埠照片,你会见到积石壩上建有一座又高又瘦的西洋式灯塔,这座灯塔明显是外国商人所建。现在这座灯塔早已不见踪迹,取而代之是一座巍峨的“常德抗洪留念碑”,它巍然耸立在积石壩的正地方。它告诉你,新中国成立后,常德人民在历次抗洪抢险战役中,全都取得了光耀灿烂。

  清末民初,东门外的打铁街至水巷口那一段沅水防洪堤还没有修建,那里是用石片铺成的一片平地。每当大河涨水时,洪水会从这里倾泄护城河、穿紫河一带的护城垸,郊区的农人苦不胜言。处所当局虽多次申报筑堤护垸,遭到与对岸善卷垸相关联的何应钦及土豪绅士刘乃余等人的各式阻遏。以致这一带不克不及构筑堤壩。1938年1月,酆悌调任湖南省第二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常德县长,他处事勤奋,治军严酷,也情愿为常德公众做些功德。

  他命令断根一切障碍筑堤的妨碍,在三官殿破土动工筑堤抵挡水患。在动工的这一天,他燃放鞭炮并致词开工,然后拿起锄头亲身挖开第一块石片填上土。颠末一个多月的施工,终究完成了东门外沅水防洪堤的合拢,从此当前沅水洪患再也不会从这里侵扰护城垸。常德公众为了颂扬鄷悌的功勋,遂将这段防洪堤称为“鄷公堤”。可是鄷悌在后来的长沙“文夕大火”案中当了替罪羊,以未奉号令,放弃职守罪被施行枪决。

  鄷公堤虽然阻遏了沅水对护城垸的洪患,但船拐拐、排鼓佬、箩脚子们却要翻越高高的鄷公堤,这就添加了他们上下堤时需要付出的额外劳动强度,他们天然会转移到此外船埠上劳作,三官殿船埠的忙碌气象从而慢慢地落寞寥寂。

  新中国成立后,三官殿船埠从此起头发生蜕变。然而常德的市民慢慢健忘了三官殿船埠的具有,很多人不晓得它已经是城区最热闹的“大船埠”之一。

  1952年新成立的常德市人民当局在三官殿船埠东侧兴建了一座南碈闸,它将护城垸穿紫河的积水通过南碈闸排入沅水,这是常德解放后第一项城市扶植的大工程。

  1983年由交通部、省当局和省交通厅配合投资3970万元在国庆节开工扶植沅水大桥,它是常德城区第一座逾越沅水的公路桥,后来被称为沅水一大桥。这座大桥于1986年10月建成通车。它刚好建在三官殿船埠的上面。旧日的三官殿船埠一会儿富丽回身为全长1407.86米的钢筋混凝土公路大桥。它的建成西贯川黔,北通湖北,是湘西北地域一个主要的交通枢纽。

  罗感恩女儿在她的回忆录封面上留下的这张照片,让我们回忆起旧日的三官殿船埠容貌,现在沅水一大桥被从头定名为“武陵大桥”,它让我们感悟到常德城市日新月异的沧桑巨变。

  旧日三官殿船埠是用“划子”摆渡的渡口和“互换出口货与入口货的处所”。那时候的船帮头人和封建把头霸持着三官殿船埠,还在这里设立“纤夫店”、“船工、箩业(船埠工人)职业引见所”,用以疯狂地抽剥压迫劳动听民和抓他们当壮丁。到现在,这里是常德诗墙公园内游人休闲文娱的典范乐土。每当夜幕临空,这里星光光耀。它展现出一幅常德城市水文化的出色画卷,它是常德处所特质的诗意重构。是最具有回忆往昔和赏识常德城市变化轨迹的处所。

本文链接:http://finewashiart.com/sgc/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