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官庙 >

【太行村事】十月十五下元节三官庙会访桥岭(泽州巴公)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三官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太行村事】十月十五下元节三官庙会访桥岭(泽州巴公)

  伊侯山下桥岭村

  12月2日,夏历十月十五,下元节,是桥岭村三官庙会的保守日子,也是一山之隔的我第一次走进桥岭村。

  曾听老乡讲,家乡古时候有担盐的谋生,那时天还未明便抹黑赶到桥岭村,购置一担上好的“泽州红”红果,一路肩挑至东沟、周村、阳城甚至运城等地,换取些食盐和顾衣之类的商品。这也算互通有无各取所需吧?!

  2日适逢周六,又遇一个罕见的好气候,一早登伊山回来,听微友安好即是好天说“山下,我们村庙会,下来吧,喝酒”。按耐不住神驰的表情,既不想华侈这个好气候,也不想错过这个好机遇,犹犹疑豫思来想去,便和爱人携子来赶会。一则想借到桥岭赶会之际,带孩子开开眼界的,二来顺道购置些日常所需。没曾想,这一次所谓的赶会是赶庙会,不曾见货郎,更别奢望买工具了。桥岭赶会,也成为我人生第一次地地道道地赶(庙)会。

  古时,所谓的赶会,多是赶庙会。农耕社会,自力更生,没有多余的商品,除了互换些粮食之类的。庙会,多是善男信女敬谢山水地盘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神灵佑护的。后来,跟着宋代以来明清小商品经济的发财繁荣,才由庙会演变为物质交换会,通称为赶会。

  桥岭村和若隐若现的伊侯山

  驱车绕道西洼岭,经由陵沁线南牛线至陈沟村,路西平整的塬上即是桥岭村。当洼宽整的公路通向划一的桥岭,“人民有崇奉,民族有但愿,国度无力量,桥岭村”和远处的伊侯山交相辉映。是的,这就是我即将初次踏足的桥岭村。曾几何时,常常行驶在公路上,了望着桥岭楼房,对这个自诩为城市后花圃的处所充满神驰。来了,我真的来了,来赶会来了!

  “强烈热闹接待在外工作人员回家欢度‘三官庙会’”,一看便知,这是村上送给人们的美意。初度拜访,不辨工具,向老乡打听后,在十字路口左转停在了乔岭村卫生所门口。只见盛装的人们手舞足蹈而来,脸上弥漫着节日的笑容。汉子们,晒着阳光坐在台阶上唠嗑;女人们,浓妆艳彩站立等待着上场;孩子们,懵懵懂懂模恍惚糊乱穿戴。总之,这是除了正月十六外的桥岭盛事,人们满怀美意驱逐着一切。

  因是庙会,只好独自去寻找那庙会的配角——三官庙。循着十字街向南走,奔向人群热闹处,见人们进进出出忙忙碌碌,想必就是这儿了。面前一亮,山村辐辏前是熟悉不外的巍巍的伊侯山,但见拱门挺拔,旁有古庙伴池,这即是那三官庙了!

  同在伊侯山,又有古庙会,倍觉亲热。三官庙,坐北朝南,山门朝东,“山明水秀”是古泽州人杰地灵之写照。旁有三块牌匾,别离是泽州县精力文明扶植指点委员会二OO五年八月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八路军军鞋厂旧址”二OO七年三月“巴公镇未成年人小型特色示范教育基地”二OO五年十一月“陈沟学区中小学德育教育基地”,本来这里就是响当当的与回军八路军军衣厂齐名的八路军军鞋厂旧址。按耐不住冲动的表情,想发觉了宝物似的,仓猝走进去,无暇赏识老乡们热情弥漫的歌舞。

  三官庙会,人们忙着酬神献戏,花腔百出的变换着表演项目,有忙大锅饭款待的,有秧歌跳舞扭起来的,有赶来看热闹的,有赶回来烧香祈福的,还有来这还愿的。常日不见的,也聚在一路话旧喝酒呼喊着。这概是本色表演吧?!而我,更期望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史料。

  二OO七年四月,泽州县老龄工作委员会奖给桥岭村“尊老敬老榜样村”的牌匾曾经发白,本来这里的村落工作也是有特色的。“桥岭村第九届村委换届选举”的竞选人通知布告上还有“张永刚张晋标”等笔迹,一转眼已过去六年,这不第十一届村两委换届选举正紧锣密鼓进行着,小康路上的领路人义务严重。一脉相承又一脉相传,就如许缩小了所谓的年代感,从古代而来,又见证一次次盛事!

  说到三官,凡是的说法是“天官赐福,地官免罪,水官解厄”。桥岭三官庙,拾阶而上的中门有“三官大庙”庙匾,而我穿越人群发觉了西看楼下的碑廊,见无数通新旧石碑,抚摸着雕刻的本人,仿佛将我带回阿谁其乐融融的过往。

  桥岭三官庙,临崖而建,一进两院,正殿为天官地官水官,人传古有三官真经。据庙内三观简介为元始天尊别华诞,分上元正月十五,中元七月十五,下元十月十五。上元中元下元三日为尧舜禹三官大帝的华诞,故而,尧舜禹被尊为三官大帝,也叫三元大帝。正殿前有“圣德无疆”四字和春联“庙祀三元六合水官偕妥右,祚凝百福尧舜禹帝共藩滋”,里为天官地官水官化身尧舜禹三元大帝。左殿为奶奶财神,重塑于公元一九九五年二月十一日,有“招财进财财满门,求子得子子成龙”楹联。右殿为马王药王,东厢为佛爷,里面有毛主席的画像;西厢为客房,人们多在这歇脚。左看楼为八路军军鞋厂旧址展览馆,馆内有军鞋厂成立的汗青布景简介,昔时桥岭村人烧着玉米棒点着火油灯,一针一线赶制军器的景象恍若面前。

  据桥岭村八路军军鞋厂旧址展览馆引见,桥岭军鞋厂,在时任晋城县核心县委赖若愚带领下,成立于1938岁尾,其时的次要牵头担任报酬晋城县晚期组织创始人山耳东人陈立志。桥岭军鞋厂和回军军衣厂为晋豫边游击队(唐支队)和八路军其它部队制造军鞋,赶制军衣,时间长达三年之久(1938岁尾至1942年),成为晋豫边区的一面红旗。

  新时代,若何组织开展好保守庙会,是很多有庙会的村落想依托庙会复兴村落的憨厚希望?当人们都在感伤回不去的村落时,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村落一直是我们叶落归根的处所,一直是我们安安心灵的处所,流落久了的游子,总得回去。“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桥岭村,能以本人特有的体例驱逐流落的游子归乡,一种暖流在心中回荡。

  说到桥岭,往往和郭庄连到一路,说是“桥岭没桥,郭庄没郭”。据传桥岭,古称乔岭,由乔姓建庄,一年朝廷拨款让处所绅士大户乔家和郭家在佛堂沟建庙架桥。修庙架桥,本来是造福桑梓的功德,成果郭乔两家谋害私吞公款,仅建筑了过河的小桥。东窗事发后被满门抄斩,从而,留下了上面那句地道的民谚。

  故事终归是故事,实在的现实是什么,年代长远,也无人晓得。今日,无论是村上的古碑新碑仍是恰是的村名,多是“桥岭村”。偶尔有“乔岭”的书写,如中共泽州县委员会1998年7月1日授予“陈沟乡乔岭村第一党小组先辈党小组”“巴公镇乔岭村卫生所”等。

  从三官庙碑廊中新旧数通石碑看,早在康熙年间就不曾见捐资乔姓郭姓香客,多是张王段申赵等善信士,如“本家书善段永福、赵昆璧”等。今天,张王段申赵等姓协调相处,留下了这座一进两院的三官大庙,和张院、段院、申院、赵院、王院等四合院簸箕院以及青石板旧道。

  据猜测,桥岭村是因旧道而成长来的。遥想昔时,或官家或商帮或马帮,出泽州城西门经景德桥,沿白水河溯流直上经石佛谷石佛寺(碧落寺),便来到了白水之源伊侯山脚下的南连氏北连氏村(西头东头)桥岭郭庄河处,继续向北便可抵达古阳阿县城。

  张段申赵王,事实哪家率先来此安庄的,不得而知。村上至今仍有以姓氏定名的段院张院申院赵院王院等院落。据赵姓后人讲,这里的赵院早在唐朝年间便在这里安庄了,其祖坟就有高洼后洼当洼岭后八九盘,大概吧!昔时的赵院是什么样子,不曾见过,今日的赵院却如此外院落一样荒芜在前河西头,其主院为双簸箕院落,外有管家院和牛马房和磨坊。听说赵家原打算建筑四合院的,传说风闻因一时贪赌而败家,导致四合院没有修成。在民间,多有禁毒碑记警示后人,在桥岭村却没有见到。

  在桥岭,没有所谓的院落群,多是以家族为主成长而来的四合院和簸箕院。每一家族都相对独立又彼此依存。临前河而建的段院和张院,都是簸箕院。发财后的张家,在庙东还建筑有南院和北院。而庙后石板旧道旁的申院,自成一体。旧道北的王院,一进好几院,有拴马扣,可见其昔时大概是马帮。这里的商帮,亦或者是做手镯戒子耳坠的银匠?

  张段申赵王昔时是不是栽种红果起身,也许只能是心中的诘问。但这里倒是优良的泽州红红果基地。泽州红山楂,果实为短圆形,果肉多,果心小,质量优秀,听说已栽培500余年。桥岭村地点的陈沟乡,土壤土质十分适合红果发展,是“泽州红”上好的原料基地,村上曾有一棵五百多年树龄的“山楂王”果树,文明三晋。村上曾依托这里优良的山楂果建有“桥岭罐头加工场”,注册商标“伊侯山”,泽州县于1992年10月8日一度举办首届红果节。我的家乡以及泽州县的山角旮旯遍地栽种红果树,红果节后红果价钱江河日下。后来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罐头厂像大都集体企业那样倒闭了,辞别了以农为纲的年代。农业社时的罐头厂,下户后一度改为玻璃浆厂。昔时的那棵“山楂王”现在早已不见了,我来时,没见到!

  说起这里的泽州红红果,有一段故事,是如许的。好久以前,一名叫做陈老迈的青年人在外行商,岁末归乡时,在林州地界遭遇匪贼强盗掠夺。后经一名叫安英的姑娘相救而情定终身。陈老迈回家时,安英姑娘送给他一袋红果。不曾想,就在快抵家时,因天色已晚,加之山路高卑不服,陈老迈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红果袋也摔出去好远,红果满山坡都是,左摸右摸也只拣回少半袋。来年,陈老迈发觉昔时摔跌的处所长出了很多的小树苗。于是,二人便在野羊沟搭起了小茅舍,办理起了红果树。此后几百年,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红果之乡,留下了“泽州红”的佳誉,享誉全国。

  一九九二年以来的市场经济鼎新的海潮吹响了桥岭村鼎新开放的军号,人们纷纷从地盘上走出来,不再束缚在黄地盘上,不再那一亩三分地瞎忙。目光投向了全是果树的西山,煤矿,就是煤矿。这在以前是没有想象过的,过去糊口用煤多在大东沟西洼茶棚底和西岭头村拉煤。陈沟乡桥岭煤矿,曾短暂开过一半年,此刻的西山石场用水便来自昔时开煤窑留下的窑圪埌的废水。

  农耕时代,人们敬重天然敬重圣人,面临天然界各类现象多乞助神灵保佑。十年九旱,是北方地域的写照。在千百年的保存中,桥岭村面临干旱的时候,将憨厚的心愿依靠给西山石婆婆窝的石婆婆。石婆婆窝地上有块大石头,上有石婆婆线描绘像,每遇干旱,人们便盛装来此地求雨。

  石婆婆地点的西山,不只要红果园和采石场,还有大量的躲兵洞。在桥岭村上西山的南沟大山沟和前河有很多一楼房高的土窑洞,多是前临沟后靠堎的,纵深很深,洞口隐避。昔时,鬼子进村扫荡时,村人躲反就是藏在躲兵洞的。

  前河无河却有一盘前河井,旧日挑水的人们往返期间,也算是一道亮丽的风光。每遇干旱贫乏的时候,挑水就变成了抢水。后来在前河井新打了一口新井,旧井井房烧毁塌毁。位于井坡上的是哪户人家,一时慌忙没有找寻到。老乡说,村上过去有踩高跷推小车耍龙的,每年元宵节的时候要进城表演,不在城里也要到巴公闹元宵过正月十六。

  桥岭村,除了山即是岭呀沟呀洼呀的,西山猪头山大疙脑山,火沟后沟大山沟,高洼北洼后洼山洼当洼,前河岭后……虽如斯,却不失为一个多故事的村落。

  十月十五下元节,三官庙会访桥岭。

  伊山东麓初拜访,浓浓乡情有味道。

  麻油灯下纺线忙,针针线线鱼水情。

  织布机前有功绩,世世代代永不忘。

  碑记中的桥岭

  清康熙二十六年桥岭村重修三官庙社祠记“古者成群聚而居,满百家以上得立社,名曰置社。……距城西北桥岭村,盖就三官庙以行祈报云。每伏腊春秋,楮详牲醴,少长咸集,仪式攸行,且以连属人心,敦崇风尚,其来久矣。顾日月遥深,栋檐倾侧。本家书善段永福、赵昆璧等与……悯社庙之将颓,慨募资而重葺。运营于正月望日,落成于蒲月初六日。计修三官殿、高禖祠耳楼、东庑及西壁、庙门。……乡进士文林郎知直隶真定府冀州武邑县事郡人赵嗣彦撰”

  大清乾隆四十年桥岭村重修三官庙记

  大清嘉庆元年三官庙神龛“自乾隆五十三年朝……信士张永顺等共起善念欲作三官庙神龛傍龛三座……一时难以达成越八载值嘉庆元年龛帐完成”

  清道光七年修补大殿记“夫庙貌巍峨,殿宇灿烂,乃一村之宏伟,众姓所同欣也。然此三官庙,初建无记可考,……适吾村有南顶会者,积储数年,赋税颇备,将欲朝山进香。伊等或转念曰‘我辈与其进香而远涉,熟若修庙成近功。其好事岂不为倍耶?’于是议定,乃将大殿重修葺理……梁冈逸士赵筌敬书慈善家张永顺……”

  一九九五年重修三官庙

  附:桥岭村拾遗

  桥岭桥岭仍是桥岭

  纷歧样的三字经

  桥岭大队本来的学校

  冬日气候正好

  桥岭罐头厂材料来自一九八二年晋城县地名录

  原创图文 感恩转发

  原创有我,更出色!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finewashiart.com/sgm/268/